Estate

2017中国杯世界大奖赛小记?
今年的标志很神奇的黄色,所以冰场中央总觉得有个圆圆的月亮怎么办?和小滑冰里的比比,嗯还是一个有着飘带的女孩子。
今年男单女单都被战斗民族抱走了冠军【Alina好可爱啊啊啊!】博洋同学是男单第二,感觉被毛绒玩具恐怖袭击了QAQ,果然大家的爱是拦不住的?在中国迷妹的尖叫声中......跟着一起叫。
再次感受到维恰和勇利小天使果然腻歪,每次滑之前都要待好久在场边,然后有了各种摄像头来给众人发狗粮的场景。
再次路过深巷子然后想了下那么晚老板还要看一些花滑选手们的成人气氛的场面真是......太幸福了。【塞个上次的图冒充下】

hello and goodbye ,here`s Isabella• Holmes

56.小黑伞之谜
尽管经过我各方消息的查询得知Mycroft大伯的小黑伞和Greg伯伯有一定关系,但我敢以Dad的智商打赌,这事肯定没那么简单!多年减肥没成效的Mycroft大伯怎么会愿意随身携带一把有一定重量并且 不一定会用上的伞呢?总不能是为了绅士礼仪或者......减肥吧?
所以我开始了一系列调查,为了满足好奇心也为了不把Dad的智商输掉,但天知道我在和谁打赌。不过这一系列目的都导致我看着Mycroft大伯的黑伞眼冒绿光,终于在无数次失败后我等到了一次机会。
Daddy此时正在招呼大伯,而大伯恰巧因为下雨不情不愿地把伞留在了楼下。我悄悄地拉着Dad来到了楼下,一边望风一边等待着Dad分析出点什么——没错,Dad也对此并不知情,而且一度想靠近,这回拜我所赐如了他的愿。
我瞄了两眼楼梯,便兴冲冲地回头:“有什么发现,Dad?”千算万算没算到Dad会从伞里揪出一张纸条,还伴着Dad难掩挫败和早有预料这两种矛盾情绪的声音:“别想了,这不是那把伞,款式一样罢了,尽管尽力制造磕损痕迹但还是看得出来......”
于是我们此次行动以失败告终。
至于那张纸条上写了什么,很简单:离我的伞远点,both of you.
一定是我之前表示的意图太明显了,我就认命替Dad洗完今天的碗好了,可是那伞究竟有什么啊!
于是从此世界上多了一个未解之谜。
——摘录于《贝克街十大未解之谜》

hello and goodbye ,here`s Isabella• Holmes【55】

55.小提琴弓弦的妙用
如果您还在为买什么东西而发愁,小提琴弓弦绝对是您不二的选择。
小提琴弓弦具有各种功能,首先是最基础的用途:弹奏音乐。有了这个你就可以稳拿撩人秘技,男女老杀通杀,当然更重要的是技巧及颜值。
其次它可以在赶走不欢迎的访客中起到重要作用,伐木工厂锯木噪音你值得拥有。
偶尔它还可以充当一下凹造型的工具,有什么比细心擦拭弓弦那认真微蹙眉的样子更加令人怦然心动的吗?
最后,它在情趣方面似乎拥有着意想不到的魔力。
以上使用方法由Mr.Holmes亲自教授,有兴趣者请前往以下链接查看:【链接已被删除】

hello and goodbye ,here`s Isabella• Holmes【54】

54.玩游戏的正确打开方式——国王游戏
总有一天我会出一本关于所有游戏的正确使用方式的著作,并且勒索Mycroft大伯买上几万本。
就拿喜闻乐见实为地狱的国王游戏来说吧,它的使用方法经过Dad有了一次革新。
比如说利用它来进行推理游戏,国王为主者,利用限定范围策划并实施一场案件,摸到鬼牌的人负责找出真相,但同时两人都不得暴露身份,在限定时间内摸到鬼牌的人第一个找出真相则摸到鬼牌的人胜,超出时间后国王胜,在限定时间内除鬼牌和国王的其他人中任一猜出,即其他人胜。
注意这里设计案件和解开谜题的过程都是在所有人一起在环境里行动的时候去做,难度无比之大,只适合Dad和Mycroft大伯这种人来玩耍,当然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分别发现是Daddy和Greg伯伯摸到的鬼牌或者国王,他们很明显就会放宛若泰晤士河一样宽广的水。
或者是线索寻找,利用号码牌来设定线索,最终找寻到结果的一个有趣玩法,适用于藏礼物制造惊喜。当然是在我见识到被用来干这些事情时我恍然大悟,哦不,是彻悟。
当然还可以用它来操作搭建,谁比谁高并且坚持的时间更长就谁胜,这个我就不多做赘述,大概是为有耐心的人准备的?
快速记忆,飞纸牌等多种玩法,也许我可以留到下次再说。
另外,如果Dad你真的这么闲,不如来把今天的碗洗了怎么样?

hello and goodbye ,here`s Isabella• Holmes【53】

53.Anthea小姐手机摘录
A dolce war【gentle and soft ormelting】
John感觉有些心神不宁,以至他今天在给病人开药时错将感冒药开成了止痛片,甚至在检查器械时被报告上未干的笔迹蹭得袖子黑了一块,Sarah似乎看出来他的不寻常,下班后很快与他告别了。John在与商店里的自动识别机无数次发生口角后,又似乎与全伦敦的出租车失之交臂最后浑浑噩噩地回到贝克街,拎着两大购物袋的东西撞开了221B的门——他从未指望他能将他那个接近瘫痪的室友叫下来开门,顺便来分担一下重物,是的,室友,在一般情况下John不把他当作......恋人。他只感觉自己正在养着一个外表成熟,内心三岁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热爱拼拼图解谜题,炫耀自己的超龄儿童。会在情人节演奏缠绵悱恻的小提琴曲,在递过来一个温柔眼波的那个实在是难得一见,通常都是难缠的那一个。
比如说现在正蹲在沙发上双手指尖相抵的侦探
“你有事情。”肯定句。
John懒得辩驳,Sherlock总能列出一大堆理由证明一个结论的准确性。
他将买来的东西扔到厨房,转头对上了一双期待的眸子。好吧,他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呢,大侦探?”
“很明显,几乎连脑子都不用动。你的袖子上有污渍,明显是未干的笔迹蹭到的,位置在袖口偏下距离,说明你不是在坐着时蹭到的,那么一天你待在小诊所里还需要站起来并且写字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啊,是检查仪器填报告的时候。我一向认真谨慎的医生,怎么会在记报告时蹭脏了袖子,并且在超市里摸错了卡,很显然我给你的卡是不会出问题的,还提着如此多的重物走回了家,如若不是心里有什么事情,你怎会如此不小心。”
“Amazing!”John微笑着称赞,但很明显不想谈起这个话题,但Sherlock没有打算放过他:
“那么就来说说,什么事情使你如此困扰呢?”
一片沉寂后,John勉强笑笑开口:“也许是工资太少不够养家糊口吧……晚上想吃什么,我现在去做饭。”
Sherlock死死地盯着他,迅速反驳道:“不可能,你前三天还在夸赞你的工作舒适温馨,今天就嫌它的报酬不合你意。虽然那个诊所的确差到极点,你也不必去上班,但不可否认你喜欢它。既然这样不如辞掉你那份愚蠢的工作好了。”Sherlock语速飞快,没有留下John回答的空隙,又迅速填上一句,“但你绝不会这么做。”
John懒得理这个目中无人只有自己的反社会,妥协般地摊了摊手,转身进了厨房。
但是从始至终他并未说出原因。
蹲在沙发上的侦探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陷入了沉思。
晚餐的气氛很僵硬,但John并未注意到,他一边把牛排塞进嘴里,一边把盘中装饰用的法香也塞到了嘴里,毫无知觉地咽了下去。
直到John准备连叉子一块吃下去时,Sherlock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John仿佛才清醒一般,迷茫地看向桌旁的另一人:“Sherlock?”
突然在这一刻,两人仿佛被不知名的情绪摄住,同时陷入到思绪当中去了。
[John·Watson]
John最近心情有些恍惚,很容易猜出原因大概是与他的室友Sherlock有关。自从一冲动或者是情感本就难以抑制向对方吐露心声后,在欣喜之下逐渐浮现出一些灰色的阴影。Sherlock并非对他有爱意吧,他只是对自己有些依赖或者是极其依赖。从一人生活转变为有一个朋友,况且周围人还对Sherlock有偏见的情况下,他是否将深厚的友谊与爱意混淆,像一个孩子一样渴望着温暖。如果如此,John会退一步,与他作为挚友相知一生。
John敢承认他深爱着Sherlock,但他害怕两人会在某一天两败俱伤.......亦或是他害怕Sherlock受伤吧。
[Sherlock·Holmes]
Sherlock能看出John所思索的事与自己有关,但他一向通顺的思维却像隔着一层迷雾似的触不到实际答案。那时脱口而出的“你爱我。”是否让John不得不接下了这段关系。当他有了心爱的女人,依然会将自己撇下就走,然后在他又做出什么其他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时以朋友的身份教训他。
Sherlock不想放手,因为爱情给人的感觉太温暖,却又暗藏刀锋,仿佛从遥远的战场上飘来腥风血雨的味道,又被绵软的细线捆绑起来,暂时封住,然后终有一天挣脱而出。这比起案子来说,太难了。所以他对一天天堆积而成的阳光下的暗影视而不见。
——这是一场温柔的战争,战争双方绑缚着彼此的记号,挣脱着沉沦着,至死方休。
在某个时刻,微风吹开了纠缠不已的思绪。
“John”
“Sherlock”
无需过多言语,忧虑自已随风飘散。
他可以完全依赖他,因为是他。
他可以全心信任他,因为是他。
即使这是一场战争,站在对立面厮杀,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也要至死方休。
附录
这件事似乎是发生在很久以前了,两人没有任何言语的心灵相通,就像是魔法一样。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的力量?当然John和Sherlock两人对此说法不以为然,同时又似乎不置于否定的态度,谁知道呢!
总之,John还是会经常遇到提着大包食品撞开221B门的情况,但是笔迹再没蹭到过他的袖子上,也不会再有与自动识别机大吵一架的场景出现。一切的一切——只因有你。
It's all because of you.
只因有你。
So I love the war
所以我爱上战争
the war belongs to you and me
只属于你我的战争
END.

hello and goodbye ,here`s Isabella• Holmes【52】

52.Dad的生日
Dad过生日时,没有任何人想过要瞒他准备惊喜,因为他肯定能看出来。很幸运,那天Dad不知是凑巧还是凑巧地出去了。Daddy邀请了Molly阿姨、Greg伯伯来给他庆祝,当然Mycroft大伯就不请自来了。Mrs·Hudson作为制作蛋糕的指导,然后每个人都有参与:Daddy买来了材料,Molly阿姨打匀了鸡蛋,Greg伯伯将所有材料和在了一起,我将蛋糕放进了烤箱,Mycroft大伯差点试了吃......忙忙碌碌地布置完后,Dad就又不知是凑巧还是凑巧地回来了。然后被喷了一身彩带.......
异常的是Dad罕见地一笑又极为神奇的品尝过蛋糕后夸赞了它,一把拉过Daddy说了一句:“礼物我收下了。”就丝毫不拖泥带水地拉着Daddy回屋了,留下我们一众人卡在原地。
你问最后?最后由Mycroft大伯提议,我们去饭店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大餐。至于Dad和Daddy,我就不多做描述了。
总之这是个愉快的生日啦!

hello and goodbye ,here`s Isabella• Holmes【51】

51.医院小记之相拥而眠
每次生病住院,我都能感到比平常浓郁万分的父爱。无论是Dad把一个护士的家底掀的干净因为她在给我输液时明显心不在焉扎了两次才开始输还是Daddy放下工作来当起陪护人员,都惹得我心中暖流不止。
很快到了晚上,Daddy和Dad决定在医院陪着我,那么问题来了,医院里床比较窄,而我待的房间里除了我躺的一张就只剩一张了,谁睡?
Daddy表示他是军人,什么地方睡过,他坐床边上趴着睡就好。
而Dad......Dad表示就Daddy折腾一晚上腰疼都忍不了的人,要这晚上睡个觉第二天浑身不舒坦谁来照顾我。
最后的最后Dad胜利了。
Daddy睡在了床上,Dad搬过来把凳子盯着他,他自己表示要等Daddy睡下他再睡。
夜色渐深的时候,我一边失眠一边感到这件事没这么简单。果不其然,当Daddy的呼吸变得绵长时,Dad动了。他微微掀开了被角,利索地挤进了Daddy的被子里,顺便一伸手把不知在嘟囔些什么的Daddy抱在了怀里,然后死死地缠住了他。
画面如此美好,使我不知不觉陷入了沉睡。
但是第二天Daddy脸上乌云密布,似乎......似乎是昨晚Daddy梦到什么被怪兽缠住的情形吧!

hello and goodbye ,here`s Isabella• Holmes【49】

49.情人节
今天是情人节,我的心情从睁眼的那一刻宛若天崩地裂。我今天该安身何处,假若没地方安身,那我就完了。
上天并未眷顾我,我以一个千瓦灯泡的身份与Dad和Daddy同处了一个空间——仅仅是一个空间。
从早上一起床,我就并未发现Dad的身影,然后Daddy就在他读的早报里发现了一支娇艳欲滴目测刚从某某玫瑰园空运过来的朱丽叶玫瑰以及一个用丝带扎好的烫金信封。看来Dad他最近几年恶补的知识已经运用得无比熟练了,Daddy大概会从现在开始开启一个叫做旁若无人只有Dad的模式了。
果不其然,Daddy和Dad在这一天里眼中没有别人的身影了,不要问我他们晚饭吃的什么,我没跟去,这种闪瞎双眼的事情我是不会干的。我大概只知道他们包下了饭店,Dad早就带走了自己的小提琴,并且今天晚上他们不会回家了。总之,我希望明天面对Daddy时,他能自己站起来。

who are you·about personality【5】

Day 1 hound 追捕
【Mom,please don't let me alone .
妈妈,请别让我孤身一人】
John不知是什么力量驱使着他跟着Sherlock在伦敦的大街小巷穿行影响全市的交通追踪一辆的士。
他能感受到自己呼吸得急促,视线有些恍惚。但他依旧紧紧的跟着那个黑色的身影,丝毫不放缓自己的脚步。
他甚至都未曾注意到自己抛弃了拐杖,两腿健步如飞,因为一句“跟上,John.”或是“快点John,我们要跟丢了。”而跳过楼顶。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跟那些被打断的市民道歉吧。他心底的声音低低的说着,不自觉的他替他的室友开始善后,匆忙地道着歉尽管主谋不是他。
千辛万苦他们终于通过Sherlock不要命的舍身一拦拦下了的士。但是打开门后一张明显属于外国人的脸让他们失望至极。
一边调侃着Lestrade探长,John和Sherlock以一种极为和谐的气氛回到了221B。在John惊异于餐厅老板送来的自己的拐杖之后,Lestrade探长也不期而至,或者是说他早就到了——口头目的是缉毒。
John的内心升腾起一阵可怕的情绪,吸毒致幻使人成瘾是其一,更可怕的是它也是第二人格突破的最好途径。所以一般第二人格蛊惑第一人格就会建议他去吸毒。那么Sherlock......
他看向那个充满自信的男人,如果他不是第n个人格,那么他的内心需要多么坚韧?
但很快在他们用粉衣女士的电邮定位到手机地址是221B时,Sherlock开始有了一丝茫然,仅仅是一丝。
能在闹市中狩猎的人是谁,互不相识也被人们信任的人是谁,附加条件:能与第二人格联手毁掉第一人格的人是谁,一切似乎都有了答案——
身为那种人的士司机。
Sherlock一个人走下了楼梯,决定孤身面对凶手。这次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意味但是他不让John跟来只是怕他拖后腿。就是这样。
“Taxi for Sherlock·Holmes.”头发有些花白的的士司机说到,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有一根看不见的线缠上身躯让人浑身一震,有些懈怠轻松。这样的声音往往像带有魔力一般与陷阱二字相连——属于情场高手或是贩毒毒枭。
“I didn't order a taxi.”
如果是John肯定无法应付这种......现在不是尝试金鱼思维的时候,Sherlock干净利落地掐断了自己的思维飘远的脚步。
“这也不代表你不需要......一个的士司机,连环杀手的绝妙掩护。你现在叫警察来我也不会跑。但是.......”Sherlock任由他大言不惭,“我并没有杀他们,Holmes先生。我只是和他们交谈,他们就任由自己的第二人格撕裂自己了。从头到尾我未曾动手。警察来了我就什么也不会说了,对你而言这足够了吗?”最后一个词语尾音上挑,的士司机以一种从容的步调坐回了车子里,他敢肯定Sherlock一定会上车,因为——
他听到了。
Sherlock的内心波动着,这就是那种人,神奇的生物,能和他们打交道真是美妙的圣诞节,顺便活动一下生锈的大脑。他挥去脑中活灵活现室友担心的表情,利索地打开车门,上了车。
车子徐徐启动,在罗兰克尔进修学院停止。
推开门后是有些昏暗的房间,冷硬材质的长桌和椅子。
“喜欢这里吗?这里是你的葬身之地,完完全全,连第二人格都没有机会。”此时司机的脸上露出一种痴狂和自信,声音一如既往的勾人。
“不可能,或者是说我的第二人格并未在诱引我去愚蠢的自杀。你能和他对话?还是他在剖析你。”Sherlock感觉有些好笑,算是高估了那种人,智商还是很低。
“哦是的,我能和第二人格对话,我能和他们做交易,最后同样诱引他们自毁,而不是得到第三人格。”司机没有被戳穿的紧张,“我是那种人——沟通者。在母亲保护下逃开本职的沟通者,做了的士司机的沟通者。”
“我们来聊聊吧。”的士司机拉开了椅子坐下,等待着Sherlock也坐下后掏出一个瓶子放在桌子上。
“This is not for you.”司机淡淡地说,眼光里透着疯狂。“It's for YOU.——
现在让我和你的第二人格谈谈怎么让你放弃生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