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e

渣画渣写手一枚,这这里阿糖ing
【认证级动物园园长】
每次不敲门开门总会打开新大陆星人

吃的cp蛮多的,冷cp也有的,但是大多也就是疯狂吃粮打call没有来用爱发电【努力发着小火花】,lo裙汉服的忠实追随者观赏者嗯。

who are you·about personality【2】

Day1 meet相遇
【this is your fault if you are different from other.
如果你与其他人不同这就是你的错。】
John在其他孩子哭着减着扑进父母的怀抱说心里有个人在说话的就显露出了他的不同,在他心里说话的不是和学校老师和家长反复强调要忽路的蛊感自己去死的声音,而是会在任何他失意伤心的时候安慰他的一个温柔的声音,和他自己的声音一模一样。
是的从出生的第一天起,每个人都会被告知自己的身体里有第二个人格。但这不是像什么精神分裂那么简单,而是随时会有一个人潜伏在身体里等着把自己开膛破肚。
随时都会有人会被第二人格蛊惑着放弃希望,然后一个人就会撕裂这个躯体从肋骨之间钻出,一点一点把身体打开白花花肠子和肝脏流一地血管都炸裂把地面染成血红色,当然别忘了还有爆一地的脑浆握红的肉与肌腱,旁边还站着一个浑身滴血散发腥味的人。场面比凶杀案现场还凶杀案现场。第二人格会继承本体的全部记忆和外貌也会滋生第三人格 ,为了更好的沾染本体的气息,他们一般会喝点本体的血或者吃掉本体的一部分。John还依稀记得警婆抓住一个刚刚从本体钻出的第二人格,抱着本体的心班啃得正欢。
正因为如此,杀人就变的简单起来,和第二人格一起说服本体放弃希望就可以得到血水和肉混在一起的场面。为了和平为了生存这种情况被划进谋杀范围,编入法律。但是由于心理问题不好研先,一般这种案子很难查明也给警方添了不少麻烦。但最容易脆弱的人,无疑是徘徊战场边缘的人民,尽管他们有着比常人更多的心理辅导,但一团血肉的场景却是处处可见。这种情况一般会交给军医处理而John就是一名在阿富汗打仗的军医。
军人要有比常人更坚强的心理素质,能抗击心中的第二人格不为动摇。但打仗的主流还是变成了心理战,毕竟证据难找,不易被发现。还操作起来简单方便。作为一名军医John表示这工作很艰难,不但要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还要给别人做心理建设,好在他的第二人格一向温柔但他从未放松警焬,任何人都没有放松过。
终于战争结束了。但是John明明中枪的是肩,却莫名瘸了一条腿。心理医生说是他对战场的恐惧,在John看来这话纯属扯淡,但每个人看他的跟神都像是下一秒他就会变成一濉血水了一样。他自己是极为不屑,他的姐姐Hary酒喝了这么多年,每次都说过她好想死但也没见她变成个凶杀案现场。但当下最要紧的事莫过于在伦敦找一个居所。John边走在公园的路上,一边想着去哪里能找到一个能够支付的起的又舒适的房子最好能有个室友平摊房费……
“John ,John watson!”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John抬头看见了一个挂着和蔼的笑、带着一副限镜并有些微胖的男人。为了避免叫不出名字的尴尬John决定先沉默一会儿再做打算。果然,那个叫Mike的男人忍不住先枓搂了自己的家底并且为他提供了一个室友。这可算是意外之喜,也给了他故地重游的机会。但John没想到的事自己居然也被掏了家底。
那个叫 Sherlock 的男人,也真是奇怪啊,也并不出乎意料的迷人有魅力,看那个同在巴茨医院工作的女孩Molly的眼神就知道了。但接下来,John很快就领会到了 Holmes家人宄竟有多奇怪。
有谁会邀请见过两面的陌生人一起去凶杀案现场,说的还跟要去约会似的天杀的还让John自己回答的异常痛快还有点小期待。
但现场的情况明显很严重。 Sherlock忽略掉了黑人女警宫的类似第n个怪胎的嘲讽,径直越过了警戒纬并在所有人以为他不在意时语出惊人的进行了反驳。未等有更多反应他就上了楼。
刚刚穿好衣服的Joh就被扑面而来的血腥味惊了一惊。一件粉红色的大衣下是明显被第二人格斯裂的身躯,但是更令人惊奇的是,另一具尸体就趴在这耀血和肉还有脏器的混合物上。她穿戴很整齐,身上不像其他爬出来的第二人格充满血污,手指指甲有些断裂,但所有人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地上有一排歪曲的字母组成了 :Rache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