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e

渣画渣写手一枚,这这里阿糖ing
【认证级动物园园长】
每次不敲门开门总会打开新大陆星人

吃的cp蛮多的,冷cp也有的,但是大多也就是疯狂吃粮打call没有来用爱发电【努力发着小火花】,lo裙汉服的忠实追随者观赏者嗯。

who are you·about personality【3】

Day 1 presumption 设想
【Everyone says that you are a Der dämon but no.
人人都说你是恶魔,但你不是。】
用一句“shut up.”让气氛瞬间冻结后,Sherlock在John和Lestrade两人目光的洗礼下旁若无人地开始伸手翻动女人的尸体,好在他戴了手套。
从血水里捞出女人的手后,他甚至摘下了那枚戒指对着光源反复查看。然后重新戴回去猛然松手让女人的手跌入血泊顺便溅了他一脸。Sherlock懒得管这些,继续兴致勃勃地把尸体翻了个遍。为了防止两个在看他看来心理素质低下的旁观者晕厥,他考虑了几秒钟决定不把她的衣服扒光。
John看着在尸体身边忙上忙下的男人,突然产生了一种这个男人在认真研究什么几千年古董的错觉,画面还神他妈的有美感。
很快他的错觉就被打破了,因为Sherlock已经急匆匆地为失踪的粉红箱子而下楼跑走了。拖着一条瘸腿的John明显不可能追的上他,而他又在伦敦人生地不熟的,只好一步步在街上挪动,期望着遇上一辆出租车——毕竟地址他还是记得的。
结果他期望的出租车没来,倒是被一个爱用摄像头的监视狂魔劫走了。
眼前这个穿着三件套自称为Sherlock的死敌的男人正在用一切方法企图让他同意转达Sherlock的动向,简称让John帮他偷窥Sherlock.
他有着独特的上位者的优势,语气中带有调侃的意味:“你们昨天成为室友,今天就一起查案,拿到周末是不是该宣布订婚了?况且。”他话锋一转,“从Sherlock·Holmes的行事风格来看,推断他早就是他的第二或者第一百个人格了也很合理,你最好听听苏格兰场那些金鱼的劝告。”
“我想这与你无关”John有些惊异于这个男人为了赶跑Sherlock身边人的执着,明显他们不是什么死敌,是追求者和被追求者的关系。
原谅John的异想天开,他实在是不知道一个偷窥狂的死敌能有谁,偷窥狂只有暗恋的异性或者同性,况且这个人还神经兮兮地欢迎他回归战场。
去他妈的回归战场,去他妈的偷窥狂!John在心里吼道,就是伦敦想找个出租车也能引起偷窥狂和咨询侦探不得不说的追求故事?讲真,他还真有点小激动和不爽,激动很容易理解,不爽是怎么回事他就不得而知了。John不能理解这种情绪,就把它理解为第二人格的情绪了。
但当他看到Sherlock发来的类似于邀请一起面对危险的短信,他便瞬间抛下刚才的问题,兴奋地跑到之前住的狭小的公寓里拿走了自己的枪,扶上枪的那一刻,他感觉战场的风在耳边呼啸。
而现在他站在221B里的沙发旁,忍住了按着沙发上装雕塑的男人揍一顿的冲动。他跑过了整个伦敦,连枪都上膛了,而那所谓的危险就是怕暴露而无法自己的手机以及喊破喉咙喊不来房东所以要用在伦敦另一头的新晋室友的手机?
在John按照Sherlock奇怪的要求输完短信后,他看到了他的室友飞快的打开了一个粉色的箱子。
“这是......这是粉衣女士的箱子。詹妮弗·威尔逊的箱子。”John的大脑一下子有些卡壳,好在顺利的说完了设想。得到肯定的答案已经不重要了,他满脑子都充斥着他自己有关室友的呐喊:我的室友究竟干了些什么!
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Sherlock决定给金鱼室友一个安心的解释:“也许我该提一下,我没杀她。”
John从呐喊中挣脱后倒是回答的干脆多了:“我没说是你。”
“为什么不是?”Sherlock显然乐意做一个连环案杀手,“介于这个箱子和那条短信。还有我奇怪的作风,比如你怎么知道冰箱里的头不是我上一个人格的而是用于研究尸体唾液凝固时间的?或者是杯子里眼球你又如何判断不是我吃剩下的?还有头骨先生你怎么知道它是不是被我啃光了肉和神经只剩骨头?”
说完之后,Sherlock又有了一个短暂的思考,尽管是他难得一见的好心想帮帮他的室友提高一下智商,但是他妈咪好像说这样不是和金鱼的相处之道……
John心里感谢上帝没喝上午那杯茶,又在死寂一般的沉默中决定说点什么:“不是。”
Sherlock有些惊奇,问了相同的一个问题并开始有些期待答案:“why not?”
John也在一瞬间下定决心告诉他真相:“事实上,第n个Holmes先生,我还没看过你的冰箱和......杯子。”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