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e

渣画渣写手一枚,这这里阿糖ing
【认证级动物园园长】
每次不敲门开门总会打开新大陆星人

吃的cp蛮多的,冷cp也有的,但是大多也就是疯狂吃粮打call没有来用爱发电【努力发着小火花】,lo裙汉服的忠实追随者观赏者嗯。

who are you·about personality【4】

Day 1 Communicate 沟通
【Say something I feel so loney and you know you are my soul salvation.
请说些什么吧我好孤独,你是我灵魂的救赎,你对此心知肚明。】
空气瞬间凝固。
John不知道是不是伤到了对方的自尊心,但Sherlock就是想他想像的那样一直沉默不语,双手相抵搁在下巴处。
为了不让室友的自闭症更深一步,John不得不再次打破沉默。
“我是高功能反社会型人格,不是ASD,Watson医生。”
有着卷曲头发的男人抬起了头,灯光使他琉璃色的眸子熠熠生辉。John再一次觉得见鬼了,这好像是个男人,他自己应该也是个男人,那为什么有一种古怪的吸引力?
回想起自从遇到这个室友,哦,是的尽管这样John也没想过要重新找个住处,你知道的伦敦市中心的房价就和它上班高峰期的车流一样不靠谱,与之相比的凶杀案和偷窥狂以及可能是第n个人格的室友都不算什么......言归正传,遇到这个室友后他心里引起的一系列如同化学反应一般的情绪,都是从未有过的,难道他是那种人?
也许该更警惕一些了,看着风平浪静的伦敦其实也是暗流涌动。John在心里对自己说。
也许他只是个智商过高的孤独者,内心渴望着温暖和家人的爱啊。John心底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声音,去给他一个拥抱啊。
John默默地握紧了一下拳头,对他的室友说:“人们通常把你看成凶手吗?”
然后他就看见他的室友勾起了嘴角:“早晚会的。”
这自暴自弃的台词,受到关注的悄然一笑,难道真被第二人格说对了?John心里动摇了一下,马上又竖起高墙:居然被动摇了。
他开始在心里默默念起柯尔庄园的天鹅,感觉那个温柔的势力褪去。他缓缓呼出一口气,说到:“......ok.”
结果几分钟之后,Sherlock拉着他的新晋室友坐在了一家餐厅里,目的是抓出凶手。而在他与店长对话的过程中,John已经俩次反驳不是他的约会对象,但同时眼神闪躲。心理学上说这是什么来着......等等,人际交往上,他妈咪说这是害羞。
金鱼最近退化了,说俩句就会害羞。Sherlock默默的向自己的记忆宫殿里储存了这条消息,又马上自发自动地清除了它——无用的废料会占用大脑空间。
为表友爱和和善,他甚至建议他的室友吃点东西,因为会等上一段时间——至少他判断起来是这样的。希望这么做能像他妈咪说的那样,不把这个人吓跑。
接到了疑似有友爱信号的John决定试一试和Sherlock拉家常,带着一丝好奇和先前的不爽,他装作不经意提起了对方的死敌也就是偷窥狂先生。
在Sherlock认为那很无聊并且很干脆地回答了没有女朋友这个问题后,John迟疑了一下,问:“你有男朋友吗?我不介意这样的你。”
“这我知道。”
John很惊讶于对方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强行勾起了一个想揍人的微笑,又说:“这么说你有男朋友。”
“没有。”Sherlock微微皱眉轻微地摇了下头。
“好的,知道了。”John习惯性地舔了下唇,感受了一下心中突然跃起的安心感,低下头补充到,“你无牵无挂,和我一样。很好。没事。”说完后又重新开始和盘子里的食物作斗争。
Sherlock挣扎良久,也不能判断出那个有些坐立不安的人是不是对他产生了妈咪描述的“一见钟情”的情绪,仅仅通过肢体语言判断还不够......也没准是因为无牵无挂找到共同感而产生的兴奋。但他还是决定解释一下尽管他有些不情愿:
“John,额......我想你有必要了解,我视工作为归属,寻求破案的快感,而不是在找任何......”
John心里充满黑线的打断了他,疯狂地摇着头:“不,我不是这意思,别误会。”
在剩下尴尬的对话中,John决定收回之前的话:这根本不是孤独,这根本就是DSM!
他为了不暴露自己瞪大的眼睛,就将视线移到了一旁。
Sherlock没错过这个动作,默默又在心中加了一组数据:人的眼睛可以瞪这么大......
但他马上余光里注意到一件事:
“看看对街,有辆的士停下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