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tate

渣画渣写手一枚,这这里阿糖ing
【认证级动物园园长】
每次不敲门开门总会打开新大陆星人

吃的cp蛮多的,冷cp也有的,但是大多也就是疯狂吃粮打call没有来用爱发电【努力发着小火花】,lo裙汉服的忠实追随者观赏者嗯。

who are you·about personality【6】

Day 1 fidget 烦躁
【When we found something was wrong ,Maybe it was wrong from the beginning.
当我们发觉有些事精不对劲时,也许它从一开始就出错了。】
William其实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从容,事实上,他有点抓狂。
能不能有人跟他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个叫Sherlock的疯子侦探的第二人格怎么如此的聒噪。
就在他说几句话的功夫里,这个第二人格已经把他的前半生批评的一无是处。
从他出生起被发现是沟通者后拒绝为政府服务,到他的母亲带着他颠沛流离。
从他一点点长大听着各种第二人格的咒骂之声,到第一次和一个人的第二人格联手杀了第一人格。
从他在叛逆期极度厌恶自己的能力离家出走被警察怀疑带回警局,到泡了警督的女儿再毫不留情地甩了她。
黑暗堕落的前半生,被一个人轻而易举的揭穿。
真是个好笑的笑话,他会让这个人得意不起来的,他会折断他的翅膀的......
“唔,你还有什么家底可掏吗?结婚以后的生活?不如说又是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抱歉我泪腺不发达,哭不出来。”Sherlock的嘲讽还在继续,他慢慢感受到了无聊:就算是沟通者,剖析起来也是如此的轻而易举。有这个时间他不如回去解决些无聊的案子、嘲讽一下他的金鱼室友顺便问问他会不会泡咖啡......wait,wait,怎么又想起他来了。Sherlock有些莫名烦躁,然后就听见他的第二人格不耐烦的声音:
[分析完毕,你这个人无聊至极。杀掉我的第一人格可没什么好处。还要费力亲自拿手机,吃饭,亲自活动双腿!现在的生活简直完美,就是像你这样的杀人犯少了点,很容易让我的大脑生锈;还有拥有一个能开创甜品中毒病例先河的体态臃肿的哥哥之外,其他情况还都算不错。今天到此为止吧,以免我的房租分担人被Mycroft拐走,这可就得不偿失了......”]
“先别说无聊啊先生们,”William重新变回了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你们一定会对这个游戏感兴趣。”他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那个装着胶囊的小瓶子,又掏出来一个微笑着说:“选一个吧,我们同时吃下去,如果,both of you,选到了无毒的,ok,you win.”
another side,
John此时正在黑灯瞎火地爬楼梯,从手提电脑上发现追踪的红点开始移动时,他匆忙的穿上大衣别好枪冲出了221B。但是很明显,他的衣服穿少了,几秒钟之内他已经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了。他一边揉着鼻子,一边试图在某一层找到灯的开关。但在这之前,他又被不知名的物体(也许就是台阶?)绊了一跤。“Damn it!”
等到他终于爬上楼后,John觉得他已经和整栋楼的台阶都结怨了。他四下环顾,目光蓦地锁定在窗外——Sherlock在另一栋楼里。
John努力分析着当前的形式:Sherlock对面站着一个人,应该就是这次连环杀人案的主谋。wait!他们拿着什么东西,好像要吃下去了......不不不,他就是这么莽撞冲动地一个人吗?虽然的确是疯子一个,并且还是个瘾君子.......药物最快发作的话也在几分钟而不同于高浓度的气体,他应该来得及保住Sherlock的生命.......
[为什么不选择去阻止他们呢?]
John向楼梯跑去的脚步慢慢放缓,对啊,为什么他不去阻止他们呢?
[你的腰上还别着一把枪呢,应该让它发挥作用,不然多令人惋惜。]
他慢慢摸向后腰,拔出了枪,抬起手臂笔直的瞄准了站在窗口的人的后脑,
[扣下扳机,救下Sherlock.]
"砰!" 子弹从枪口//射出笔直的击碎玻璃射入那个人的后脑,那个杀人犯的脑袋鲜血直流然后笔直地倒下。
John此时却感觉浑身冰冷,他大口大口呼吸着夜晚冰凉的空气试图让自己清醒,因为他刚刚在第二人格的指示下——
杀了一个人。

评论
热度(4)